1. <th id="jn4jf"><video id="jn4jf"></video></th> <th id="jn4jf"><address id="jn4jf"></address></th>
      <code id="jn4jf"></code>

          <big id="jn4jf"><object id="jn4jf"></object></big>
          <big id="jn4jf"></big>
        1. <del id="jn4jf"><menu id="jn4jf"><optgroup id="jn4jf"></optgroup></menu></del>
          <pre id="jn4jf"><em id="jn4jf"><track id="jn4jf"></track></em></pre>
            <strike id="jn4jf"></strike>

            1. 在線QQ: 服務熱線:0755--88910696

              聯系我們

                新聞中心
              • 電話:0755--88910696
              • Email:changqingshuyuanlin@163.com
              • 地址:深圳市福田區上梅林梅村路4號運發汽修大樓四樓404室
              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新聞動態
              臺風“妮妲”襲深全記錄
              發表時間:2016-08-02     閱讀次數:     字體:【

              臺風到來前,市民將超市的食品采購一空。深圳晚報記者 王炳乾 攝

                 深圳晚報記者 蔣平 劉姝媚 曾惠怡 張玥婷 張金平

                 7月29日20時,今年第4號臺風“妮妲”生成。這個來自太平洋的“妮妲”極具女王風范,她醞釀著熱、風、雨、雷、冰雹等武器,以每秒42米的速度朝著大鵬半島席卷而來。

                 為應對這個氣勢洶涌的王者,8月1日17時,深圳市氣象臺首次發布臺風紅色預警,全市進入臺風特別緊急防御狀態——停工、停業、停市、停課。但有一些人不僅沒有停下手中的活兒,反而進入了備戰狀態,他們連夜轉移危險區域人員、搶修水電線路、清理倒伏樹木、救治遇險群眾。

                 有的人將氣象災害視作天文奇觀或是極限體驗,化作追風者捕捉臺風蹤跡,或在狂風暴雨來臨前上演求婚大秀。還有的人為了見證此刻,迫不及待地在暴風雨中降生,他們獲得了一個相同的名字——“小妮妲”。

                 沒想到,“妮妲”最后只給深圳“溫柔”一吻,既無重大人員傷亡也無嚴重危險事故,下了一夜暴雨便悄然離去。22個小時之后,“四!比∠,這座城市才逐漸恢復往常。

                 她的名字叫“妮妲”

                 7月30日中午,深圳市氣象局掛出了高溫橙色預警、暴雨黃色預警、大風藍色預警、冰雹黃色預警和雷電黃色預警,雨、熱、風、雷、冰雹5個信號同臺甚為少見。

                 臺風“妮妲”(nida),這個讀起來有些拗口的名字來自泰國語,意為“女士的名字”。

                 這位即將席卷廣東珠三角的“女士”,其實最早來自菲律賓。

                 2016年7月27日,一個低壓區在菲律賓棉蘭老島以東海面生成,美國海軍研究實驗室給她一個編號“96W”。

                 很快,她在逐步升級。

                 7月28日4時30分,位于美國夏威夷的聯合臺風警報中心將其評級提升為“MEDIUM”(中級)。9時30分,聯合臺風警報中心再次將其評級提升為“HIGH”(高級),并發出熱帶氣旋形成警報。

                 7月29日,深圳市氣象局的值班首席預報員李輝發現了她。上午11時15分,市氣象局的預報員們集中在辦公室里,召開氣象討論會。他們拿著全球共享的大氣監測數據,對比來自歐洲、日本、國內的數字預報,對今年以來的第4號臺風進行分析討論。

                 “各國的數字預報結果大相徑庭,分析意見的分歧很大,歐洲中心認為該氣旋會生成并發展,但日本卻認為不足為患!边@讓市氣象局首席預報員孫曉玲感到為難,到底應該取信誰?

                 經過激烈地商討、仔細地研算,孫曉玲和預報員們的意見達成一致——熱帶氣旋將在29日晚間生成,并于珠江口附近登陸,可能還會有較大影響。

                 29日15時,市氣象局立即向深圳市政府發出氣象信息快報。

                 20時,熱帶氣旋于菲律賓東海面正式生成,她還被賦予了一個泰國名字——“妮妲”。

                 “妮妲”生來就具有王者風范,不僅締造高溫炎熱,還孕育奇異的天氣。7月30日中午,深圳市氣象局掛出了高溫橙色預警、暴雨黃色預警、大風藍色預警、冰雹黃色預警和雷電黃色預警,雨、熱、風、雷、冰雹5個信號同臺甚為少見,天氣發生了詭異的變化。

                 30日19時,深圳市氣象臺發布臺風白色預警。

                 這個信號意味著“妮妲”已經上路了,她來勢洶洶,以每秒42米的速度朝著深圳席卷而來。

                 風雨欲來

                 8月1日17時,臺風橙色預警升級為紅色預警,深圳市氣象臺首次發布臺風紅色預警,全市進入臺風特別緊急防御狀態,啟動防臺風和防汛I級應急響應。全市范圍內實行“四!保和9、停業、停市、停課。

                 不速之客“妮妲”的到來,讓深圳這座擁有近1200萬人的特大城市全體動員起來。

                 7月31日10時,廣東省防總啟動了防風Ⅲ級應急響應,并派出督導組赴各地督導。下午15時,廣東省防總召開防御第4號臺風“妮妲”視頻會商會,副省長鄧海光出席會議并作動員部署。

                 8月1日12時30分,深圳市氣象局將臺風預警升級為黃色,全市進入臺風防御狀態。1日上午,深圳火車站發布消息,宣布8月2日深圳站、深圳東站全部長途旅客列車停運。深圳機場啟動了三防工作應急處置預案紅色預警,各航空公司已在深圳機場取消進出港航班140班,凌晨至次日12時所有進出港航班也被取消。蛇口客運碼頭船班已經部分停運,機場碼頭8月1日下午15點后所有進出港船班全部取消,而且8月2日全天所有船班將繼續停運。

                 8月1日上午,大亞灣核電基地臺風預警信號上升為黃色,暫停戶外作業。

                 “妮妲”的威力不可輕視,讓政府各層級全力應對臺風。

                 1日下午,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到東莞、深圳實地考察臺風防御工作,來到深圳市三防辦、大沙河河口水閘,聽取兩市防臺風工作匯報,現場檢查、指導防御工作。深圳市委書記馬興瑞、市長許勤先來到市三防指揮部聽取各區臺風防御工作情況匯報。傍晚,他們趕赴南山區、赤灣港集裝箱碼頭、漁人碼頭、大沙河河汶水閘等處,實地檢查臺風防御工作。

                 從1日下午開始,鹽田區海山街道田東社區工作站副站長黃偉營,和站長黃漢華以及30多名同事,反復在梧桐山上、山下、邊坡排查,他們疏散了565名居民,9位危房地帶居民得到安置。

                 8月1日17時,臺風橙色預警升級為紅色預警,市氣象臺首次發布臺風紅色預警,全市進入臺風特別緊急防御狀態,啟動防臺風和防汛I級應急響應。市三防指揮部發布《深圳市防臺風防汛緊急動員令》,全市范圍內實行“四!保和9、停業、停市、停課。

                 深圳晚報記者李瑤娜在市三防辦做現場采訪,熱線電話急促地一個個打過來,接通、記錄、處理。辦公室里,每個人臉上都是凝重的表情。領導們在閉門開電話會議,巨大的電子屏幕上顯示出10個區的監控情況。這種高度緊張的氣氛,也令李瑤娜神經緊繃。

                 根據緊急動員令,各種戶外作業都停止。

                 市交通運輸行業發布臺風暴雨應急指令,370條公交線路將根據臺風預警信號情況停運。深圳海上搜救中心發布信息,深圳海域共有941艘船舶在港防臺,其中包括商船、休閑船、游艇及其他各種類型船舶。來自深圳市住建局數據顯示,深圳有1883個在建工地于1日下午全部停工,所有工地工棚人員已全部撤離,撤離人員約16萬人,1458臺塔吊已采取降低頂升套架等措施提高抗風能力。

                 臺風“妮妲”不僅帶來恐懼,還有浪漫。

                 8月1日晚7點多,在深圳大鵬新區葵涌的一片海灘上,姚先生為女朋友麥小姐準備了一個巨大驚喜。

                 海風一陣接一陣吹過來,雨已經開始下了。一架無人機從空中緩緩降落,姚先生從上面取下戒指,戴在女友手上,女友含著眼淚答應。兩人是中學同學,戀愛半年多,當時,沙灘上還有不少游客,他們共同見證了這一浪漫時刻。

                 姚先生說:愛情可抵臺風。

                 整個求婚過程持續近一個小時,在大風來臨前,他們迅速離開了。

                 “妮妲”登陸

                 “妮妲”登陸前,一直無法確定登陸地點,“追風者”趙坤從深圳最西邊的蛇口漁人碼頭一路追著臺風到了最東邊的南澳雙擁碼頭。

                 深圳與“妮妲”交鋒的這一夜,深圳市商業聯合會秘書長石慶睡得很不安穩。2日凌晨1時入睡前,他通過電視、電臺了解到從市到區各級部門還在馬不停蹄地疏散各港口、危房、邊坡地帶的居民,這些居民將被轉移到民政部門大廳、學校、體育館、救助站等公共場所。

                 他們在與臺風打一場時間爭奪戰。

                 凌晨三時許,石慶被寵物狗的叫聲吵醒。窗外開始風雨大作,狗沒聽過這么暴虐的風雨聲,在門口可憐吧唧地求安慰;艁y的吠聲讓石慶本不平靜的心開始緊張,他再一次查看家里的電源有沒有拔掉、門窗有沒有關好,然后給住在另一個區的女兒打電話,確定她也一樣做好了全力防御“妮妲”的準備。這一切結束后,他再也睡不著,索性打開電視,刷朋友圈,想知道這個傳聞中來勢洶洶的“妮妲”到底攪起了怎樣的風波。

                 凌晨一點時,住在寶安區的郭航本已打算睡覺,猶豫再三,他還是從床上一躍而起。他走出家門,打算把車挪到更安全的地下車庫。

                 隨著臺風逼近,風開始猛烈撞擊陽臺門,雨也急促起來,那種“風雨欲來”前夕的緊張,超過了他之前的預判。不行,趁臺風還沒正式登陸,趕緊挪車。小區里的地下車位早就滿了。他立即把車開向離家最近的商場,此時是凌晨一點半,他萬萬沒想到商場的地下停車場有很多車在排隊,排了半小時,才開進停車場。轉了兩圈,車位都停滿了。他有些郁悶,又轉了一個商場,仍然沒車位。最終,郭航把車停在了一家經常去辦事的事業單位,距離家有9公里遠。

                 而此時,市委書記馬興瑞、市長許勤分別堅守在市三防指揮部、大鵬新區三防指揮中心,密切關注臺風動向,組織各區各部門防汛防臺風。

                 8月2日凌晨3時35分,今年第4號臺風“妮妲”(強臺風級)在深圳大鵬半島登陸,登陸時中心附近最大風力達14級(42米/秒)。

                 謝嘉敏和隊友準時來到大鵬新區的雙擁碼頭——這里是“妮妲”臺風眼位置,臺風在他們的頭頂盤旋。

                 謝嘉敏是深圳ZAKER的一名直播記者,她主動請纓參與臺風直播。從“妮妲”來襲的前一天下午起,她和其他51位同事就開始忙著準備“妮妲”的直播:攝影設備的準備與調試、與隊員商量集合時間、擬定直播注意事項等工作。

                 一切準備就緒。8月2日凌晨零時30分,謝嘉敏帶著一名男隊友匆匆趕往“妮妲”在深圳的登陸點——大鵬半島。自懂事以來,這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地觸摸臺風。

                 大鵬新區有3個街道辦,南澳街道辦是離臺風登陸位置最接近的街道辦。凌晨2時左右,謝嘉敏和隊友與該街道辦的工作人員進行了溝通,獲得采訪許可。

                 去大鵬之前,謝嘉敏為自己和隊友準備了雨衣。到了南澳街道辦,工作人員給每一個到訪的記者都準備了相對來說更為專業的服裝——防水的衣服、褲子還有雨鞋!坝晷覀冏约憾纪藴蕚!敝x嘉敏補充道。

                 然而,在之后的兩個小時內,并沒有出現他們潛意識里認為的狂風大作、暴雨傾盆的景象。和風,小雨,用“風平浪靜”來形容再合適不過。

                 事后,謝嘉敏回憶起這個場景,發了一條朋友圈:“臺風眼里,也無風雨也無晴!

                 “追風者”趙坤有些郁悶,因為在臺風登陸時,他處在風眼之中。趙坤已經在深圳做了8年電視記者,每年汛期,每場大的臺風過來,他都要進入應急狀態。

                 “妮妲”登陸前,一直無法確定登陸地點,他從深圳最西邊的蛇口漁人碼頭一路追著臺風到了最東邊的南澳雙擁碼頭。

                 在預測中,“妮妲”最大風力可達14級,趙坤一行人專門準備了登山繩,以防風力太大。

                 此時,人們對風力的感知并不明顯。怎么向觀眾解釋此時海平面的風力,成了一個難題,趙坤想了個辦法——拿來兩瓶礦泉水,其中一個,水全部倒空,另一個只留半瓶水放在平地上。觀眾會發現,空水瓶馬上被吹走了,裝有半瓶水的瓶子則在左右搖晃。

                 氣象預報員孫曉玲解釋說,“臺風眼內風平浪靜是常見現象,臺風眼外區域才是雨大風急!迸_風在直徑數十公里的中心區域內,風力會迅速減小,降雨停止。相對于“妮妲”的臺風眼來說,深圳東西長80多公里,南北寬最短處為10多公里,臺風眼經過深圳,會帶來間歇性停雨。這就是明明位于臺風眼時,卻是無風無雨的緣故。

                 臺風寶寶

                 2個多小時后,孩子終于安全降臨。同事們起哄說,應該給這個在風暴夜降生、歷經波折的寶寶取小名為“小妮妲”,希冀他能如風暴般強壯勇猛。

                 時間逼近2日凌晨兩點,離“妮妲”正面登陸深圳的時間越來越近。潛在的人員傷亡讓醫院的夜班醫生繃緊了神經。

                 深圳市中醫院婦產科里,值班醫生吳慧君用力晃了晃腦袋,試圖振作精神。醫院有指令,臺風夜要堅守崗位、嚴陣以待。而婦產科醫生無形中有著更重的使命,要與惡劣的天氣對抗,每次搶救孕婦和寶寶兩條人命。

                 此時,離醫院20公里開外的準媽媽張莉(化名)開始感覺到下腹陣痛,3小時前開始的腰痛也愈加明顯。她有些緊張地把這一訊息告訴了家人。事實上,臺風來襲的消息已讓這一家人難以入眠,張莉的不適更增添了他們的緊張。片刻后,他們決定送張莉去最近的醫院。

                 在家人的攙扶下,張莉開始下樓,但未及走到停車場,自然破膜,羊水流出,她痛苦地躺在地上,呼吸有些困難。一旁的丈夫心開始不穩,他一邊安撫妻子,一邊用顫抖的手撥通了120電話,急促而慌亂地求救著。

                 5分鐘后,吳慧君與兩名急診醫生、一名助產醫生擠上救護車,車窗的防雨條忙不迭地往兩旁清掃豆大的雨滴。吳慧君沒顧上留意風有多大、路面有多危險,抿緊嘴唇等待到達目的地。

                 10分鐘后,吳慧君和同事到了張莉所在的小區。從車門走到樓道,幾步的距離,身體全被大雨澆濕。進到樓道,還沒喘過氣來的吳慧君竟從呼嘯的風聲中聽到了嬰兒清脆的哭聲。她欣喜地跑過去,看到了仰臥在地的張莉和一旁的嬰兒,除了胎盤未娩出、未斷臍,一切順利。剛出生的小家伙揮舞著手腳,哭聲響亮,四肢肌張力好。

                 臺風夜降生本是很危險,如若是新產婦,產程長再加之風暴夜路程不順,極有可能危及生命。這次好在張莉是經產婦,產程短,加之醫生趕來及時、處理得當。所有這些都讓吳慧君忍不住感嘆小家伙福大命大。

                 2日凌晨四點,大約臺風“妮妲”登陸半小時后,鹽田區海山街道上田東社區工作站副站長黃偉營正趕時間匯總上報前兩小時的排查資料。

                 黃偉營做好了通宵迎戰的準備,卻不料臨產期將近的妻子打來電話。平日里妻子很順他,不會在他忙的時候添麻煩,現在打電話肯定有事。果然,妻子說身體不舒服,預感快要生了。黃偉營有些猶疑,他想著她兩天前去醫院檢查時,醫生說預產期應該是8月18日!拔疫@邊很緊急啊,人手不夠,脫不開身。你要不再忍忍,看看情況?”妻子順從地應了聲,掛了電話。

                 風勢加大,黃偉營和同事又一次前往危險區域轉移居民。大多數居民選擇相信工作人員的說法,轉移到安全地帶。但也有人一根筋,嫌麻煩不愿意轉移,黃偉營他們只好連求帶拉扯。妻子的電話再次打過來,他心里“咯噔”了一下,似乎有預感。妻子說,不行了,必須去醫院。他知道妻子不會夸大,征得站長黃漢華同意后,他趕忙開車接妻子。

                 去醫院的路上,風雨的勢頭隨黃偉營的心境一同變得洶涌。每過一分鐘,妻子的身體都更加不適!爸ㄑ健币宦暺嚰眲x車,前方的主輔道被一棵倒下的大樹擋了。他下車推,怎么也推不動,立馬打電話向同事求助。

                 除了車燈,四周漆黑,他問妻子怕不怕,她搖搖頭。兩人十指相擁,愧疚從他內心生出。

                 同事趕來抬開樹,5分鐘后他終于將妻子送到了醫院。產房外,他默默跟老天祈求保佑母子平安。他和妻子都年過四十了,好不容易等到二孩放寬,對這個寶寶很珍視。他還給孩子想好了名字,叫“黃應政”,響應政策而生。

                 時間近凌晨5時,他接到市里下來的指示,要求各街道辦進市場叮囑各商戶,6時30分后避開了大風雨再開張。工作站本來就人手不夠,山坡塌陷、大樹倒伏、路面積水等問題的處理還需要人,自己此時的離崗很有可能耽誤進展。

                 妻子這邊不知何時分娩,黃偉營咬了咬牙,開車趕回工作站。

                 回去不久,站長黃漢華拉住了黃偉營,讓他回醫院,并安慰他工作站這邊不會有事。黃偉營感恩又愧疚地拍了拍站長的肩膀,開車趕往醫院。

                 兩個多小時后,孩子終于安全降臨,眉眼里像妻子多一點,黃偉營暗自喜歡。同事們開心地起哄,說應該給這個在風暴夜降生、歷經波折的寶寶取小名為“小妮妲”,希冀他能如風暴般強壯勇猛,成長為父母有力的臂膀。

                 市氣象局的周禹和周楊是一對夫妻檔主持人。預防“妮妲”預案啟動以來,兩人一直處于連軸轉狀態,周禹負責電視直播,與深圳衛視相關頻道聯動,周楊負責電臺,一天一夜里,兩人共播出了100條不重復信息。

                 直到8月2日傍晚六點半,兩人才有時間回去休息。

                 市交通臺廣播節目主持人江川也度過了自己的一個不眠之夜。

                 8月1日晚,深圳廣播5套頻率所有廣告都停播。零點起江川連續直播6個半小時。交通廣播的小伙伴,每人都有明確分工,在暴風雨之夜,在城市的各個駐點進行連線直播。

                 有一個場景,江川一直忘不了:凌晨的一段直播間隙,透過幕墻玻璃望向窗外,空蕩蕩的馬路上,五個交警,身著熒光衣,在風雨中拖拽倒伏的樹木。

                 江川在直播中說,愛一座城最大的原因是因為感動。他已經來深圳18年,臺風讓他平了自己個人連續直播的最長紀錄。

                 蘇醒的城市

                 “人努力,天幫忙!币晃活I導在內部總結時說,“妮妲”提前登陸,錯過了最高峰,最終沒有與天文大潮重疊,沒有形成大災。深圳平安,加油!

                 8月2日7時前,臺風“妮妲”開始逐步離開深圳,前往廣州南沙。

                 深圳,這座迎擊臺風“妮妲”的城市開始蘇醒。

                 清晨5點半,天微微亮,風雨開始有不斷加強趨勢。深圳ZAKER直播記者謝嘉敏在直播的鏡頭中,就可以聽到“呼呼”的風聲,汽車也開始小幅度晃動起來。

                 南澳自然災害多發,因此,當地應急救援機制已經相對成熟了。雙擁碼頭停泊的船只早已被轉移到安全區域,鮮有基礎設施嚴重損害情況發生!皩τ谂_風,當地居民已經見怪不怪了!敝x嘉敏采訪了部分當地居民,他們有條不紊地迎接“妮妲”。

                 7時,風勢猛烈,不時掀起數米海浪。前一天還距離堤岸1.5米左右距離的海面,此時已經叫囂著涌上堤岸。

                 雨勢漸大,路上幾乎沒有行人走動。由于長時間被雨水浸泡,謝嘉敏用來與外界聯系的手機罷工了!八鼪]有任何反應了!彼f。

                 剛到達雙擁碼頭時,謝嘉敏就跟當地的救援小組溝通好,如果有居民受傷,就跟隨救援小組一起去事故現場。后來,謝嘉敏一直沒有接到這樣的電話。手機被雨淋壞了,無法與救援小組取得聯系,但她有強烈的預感,大家都平安。

                 到了上午9點,風勢、雨勢慢慢減弱,路上的行人漸漸多了起來。

                 11時,謝嘉敏離開大鵬新區時,已經有一縷微弱的陽光沖破云層,向“妮妲”揮手告別。臺風走后的第二天,謝嘉敏從媒體報道中得知:本次臺風,大鵬新區共轉移群眾7394人,無一人傷亡。

                 “我并沒有把這次直播當成工作,我只是盡全力去完成一件我該做的事,以記者職責的名義!币苍S多年以后,謝嘉敏都不會忘記當時的這段經歷。

                 對很多深圳市民來說,臺風“妮妲”深夜登陸深圳,他們感覺并沒有給生活帶來很大影響。8月2日,跑步教練史長冉一早爬起來,看著雨太大,去車庫慢跑20分鐘,拉伸10分鐘,流了一身熱汗。

                 兼職開專車的司機路先生,2日早晨起來一看雨并不大,他就出門了。到下午5點,他已經賺了400多元。在8月1日,他接到第二天不用上班的通知,就決定第二天去開專車,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路先生住在福田,早晨8點到10點之間,大雨下得最猛的時候,他拉了四個客人,兩個去龍華,一個去羅湖,一個去南山。乘客對他能及時來接人表示感謝,路先生很開心。

                 一路上,他覺得很安全,他說,這應該跟這次臺風防御很周到有關。

                 說話間,他又接到了新單。

                 8月2日11:30,臺風“妮妲”減弱為熱帶風暴,15時位于廣東省懷集縣境內,繼續遠離深圳。

                 8月2日15時,深圳市三防指揮部將防風I級響應降為防風IV級響應,《深圳市防臺風防汛緊急動員令》有關“四!保ㄍ9、停業、停市、停課)的規定同步取消。

                 來自深圳市三防指揮部的消息顯示,截至8月2日,深圳總體防臺風防汛形勢較為平穩,尚未收到重大災情報告和因災造成的人員傷亡報告。

                 為了迎擊臺風“妮妲”,一組數據見證了深圳市政府所付出的巨大努力:全市共設置536個應急避難場所,安置施工工地工人、地鐵軌道工人、流浪者共105432人次。8月2日,21750名環衛工人清掃道路垃圾約8000噸,城管部門清理1313株倒伏樹木,全市2142個地下停車場和地鐵場站均未出現水浸,1883個建筑工地的1458臺塔吊沒有發生倒塌事故。

                 盡管臺風“妮妲”是1983年以來登陸深圳的最強臺風,相比2003年的臺風“杜鵑”,正面襲擊深圳的“妮妲”并沒有造成多少危害。

                 這得益于兩方面原因,一方面深圳市政府應對臺風災害能力大有提高,及時向社會發布預警信息,啟動防御臺風“四!睉獙Ψ桨,包括在建工地全面停工,轉移安置相關人員。另一方面深圳市民的緊急避險意識增強,如到超市采購、儲備生活用品,以提前應對臺風來襲。

                 “人努力,天幫忙!币晃活I導在內部總結時說,“深圳的準備工作做得好,組織動員能力強,你們整夜未眠,‘妮妲’熬不過你們!萱А崆暗顷,錯過了最高峰,最終沒有與天文大潮重疊,沒有形成大災。深圳平安,加油!”

                 山地救援隊的宋立接到可以撤下的命令時已經到了8月2日下午5點,此時,已經整整14個小時沒有合眼,他急切需要回去睡一覺。

                 從8月1日16:00,指揮中心發布了全隊備勤通知,后方平臺啟動,宋立和所有值勤小組共45名隊員一直處于備勤狀態。執勤20個小時的時間內,備勤人員共接到救助電話19個,將一名流浪漢送往了救助站。

                 “對我們來說,備勤而不用出動才是最好的結果!笔潞,宋立的一名隊友發朋友圈說。

               
              上一篇:合肥園林綠化將推大標段招標管養模式
              下一篇:中國水電四局深圳地鐵項目順利渡過臺風“妮妲”考驗
              娇妻被黑人夹了三明治_欧美变态另类Z0Z0禽交_亚洲欧洲日产国码av天堂偷窥_公侵犯玩弄熟睡人妻电影

                1. <th id="jn4jf"><video id="jn4jf"></video></th> <th id="jn4jf"><address id="jn4jf"></address></th>
                  <code id="jn4jf"></code>

                      <big id="jn4jf"><object id="jn4jf"></object></big>
                      <big id="jn4jf"></big>
                    1. <del id="jn4jf"><menu id="jn4jf"><optgroup id="jn4jf"></optgroup></menu></del>
                      <pre id="jn4jf"><em id="jn4jf"><track id="jn4jf"></track></em></pre>
                        <strike id="jn4jf"></strike>